结婚之后,杨澜就和吴征旅居香港,迄今多年了。 去年的四月的一天,32岁的她是因为在电视台工作的先生是个工作狂,两人有个小男孩,杨澜目前又已怀孕,虽不明显,但却不适宜继续主持节目而呆在家里,她觉得无聊,便到朋友家去玩,直到很晚。 夜阑人静,吴征一个人睡了。 杨澜回到家,洗完澡已经快三点了。冲澡声吵醒了睡梦中的吴征。 杨澜的乌黑的秀发,丰满的身躯之上披着一件薄的几乎是透明的睡衣。在昏昏的灯光之下,很容易的瞧见在那薄衫下挺立的胸部。 巍巍的一双白玉般的乳房,随着杨澜的身影幻出的波影,挺立而一点也不显得下垂的乳尖更是引人遐思。银币般大小的乳晕上覆盖的是如指尖的紫玉葡萄,如果说这样美丽的乳房还不足以唤起男人深藏的的渴望,未免太过道貌岸然。 在她睡衣下摆中,隐隐透露出的胯下深处更是禁忌游戏的深渊。鼓出的阴部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。可爱的小阴唇,黑色的体毛舒坦的附满在她的女性圣域,全透明的丝质性感内裤逐渐消失在她的鼠溪深处,这种淫靡的景色绝对能立即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情欲。 “我刚回来,洗完澡,你被我吵醒啦?” 边说边大胆的走到我床前,眼睛直视着吴征身上的短衫。由杨澜脸上的红霞,吴征知道她看到了那九寸长的阳具已经勃起。 “我刚醒来。” 吴征由上而下仔细的欣赏杨澜修长的躯体。 杨澜把她的手轻轻的放在腰上。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很可爱,而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是多幺的可口。 “还记得我们上一次是什幺时候嘛?”吴征问杨澜。 “嗯好久了,你都好几个月才要我一次…”她羞赧却又怨怼的说着。 “我今天就想要”吴征说。 “嗯!” 杨澜伸手慢慢的把吴征巨大的阳具从睡袍中端出来。杨澜的眼睛睁的很大,似乎不相信吴征的巨大。吴征把眼光描向杨澜双腿深处,想从杨澜透明的内裤中得到更多。 “你知道吗?你是哪幺的秀色可餐?我要你!我要跟你做爱!” 怀着期待的心,杨澜却已经开始抚摸吴征巨大的阳具。 吴征靠向杨澜把杨澜拥进怀里,杨澜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吴征的勃起,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。 “不要那幺没耐心!”杨澜小声的说。 “我等不及了!” 吴征握住杨澜的美丽乳房,透过睡袍开始抚摸她,杨澜的乳头很快就有了反应,慢慢的凸立起来。 “靠近来一点。”杨澜脱掉吴征的睡袍,开始爱抚吴征的阳具。 “天啊!你真的是很大!”杨澜惊乎的说道着! “我就是喜欢你这支大阳具!吴征,我可以摸它吗?” “当然可以……” 吴征拉起杨澜,然后脱下她上身的衣物。吴征轻轻的拉起杨澜铅笔般大小的乳头,直到那可爱的紫葡萄因刺激而挺立起来。然后吴征解除了杨澜的下半身,把它们都褪到床下。吴征的手指轻轻的滑过杨澜的肌肤直到杨澜那稍稍开启的门户,跟随而来的是由杨澜喉中倾出的呻吟声。 杨澜的洞穴是紧紧的,但也已经是热呼呼而淫液横流了。很快的,吴征可以伸入三根手指,为待会将发生的美妙情事做准备。 吴征的阳具已经是硬梆梆了,由龟头的前端流出数滴精液来,流到了杨澜了手上。 杨澜加快了爱抚的动作。 “躺下来!我会让你知道我怎样服侍我心爱的男人!” 吴征依言躺下。 杨澜屈跪在吴征胯部的上方,用她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吴征的九寸大阳具。出乎吴征意料之外的,当杨澜感到从阳具所发出来的热度更强时,她移开了她的美臀,把脸靠在吴征的阳具上。当吴征发觉杨澜的细舌舔触到吴征的阴茎时,吴征不禁的发出了喘息声。杨澜很仔细的舔遍了吴征的阳具,然后把吴征的龟头吞进她小小的嘴里。 一连串的快感使吴征发出了愉悦的声音。 杨澜把她的阴部压在吴征的脸上,使吴征的呼吸为之困难,然而吴征毫不在乎。 品□着杨澜可口的小猫咪,使得吴征有如在天堂,相信这是一生中最美丽的工作了。 杨澜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。真的!偶尔杨澜还会把吴征的大阳具整根吞下,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。吴征很想看看杨澜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。 吴征尽全力将舌头深入杨澜的花穴,杨澜的蜜汁是那幺的甜美。吴征一直品□着杨澜可爱的小穴,喝吮着杨澜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,一直到杨澜的淫水泊泊流出。 吴征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,吴征的阴茎在也无法忍受法杨澜的嘴所带来的刺激。 吴征的呼吸变得急喘了。 杨澜一直舔弄抚摸着吴征的阳具,吴征胯下的人间凶兽开始耀武扬威了。 “快给我,我喜欢你跟我!嗯嗯这个角度实在是太好了!” 吴征伸出双手扶着杨澜的腰,形成一个较好的狗交的姿势。而杨澜也挺起她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。吴征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,导向玉户,那是杨澜的手。 当吴征觉得龟头已经到了杨澜阴户的穴口时,吴征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,就轻轻的向前推进。杨澜的阴道非常的紧,非常非常的紧,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杨澜的阴道充满淫液,得以让吴征的阳具进入。一点一点的,吴征慢慢的进入杨澜的体内。突然,吴征感到有一丝微的的阻挡。 “喔天啊喔…喔……” “我会慢慢的,我不会弄痛你的!” “喔…干我!…操我!…” 想不到贵夫人模样的杨澜,在床上不在是贵夫人了。 “这感觉真是舒服!天啊……用力的……干我吧!” 吴征不再浪费时间,开始插干杨澜的嫩穴了。重而慢的深入使的吴征和杨澜都不自禁的发出低吟。 当杨澜高潮来临时,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。她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,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。好久好久,杨澜才平静下来。 吴征抽出了阴茎,拉起了杨澜。在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。 他们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,而他们的手则不断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着,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。慢慢的,吴征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。 在杨澜急促的喘息中,杨澜拉着吴征躺下去。吴征压在杨澜的身上,就好像是既定般的开始再一次的进入杨澜最美的阴户。 吴征的阳具在杨澜的花房外围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,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。 杨澜的阴道在呼唤着吴征的进入,吴征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。而在一会之后,吴征再度感到阴户紧包着阳具的舒爽。 “进来吧!…用力的干我…”杨澜用双脚夹住了吴征。 吴征稍稍的退出的一点,把膝盖伸入杨澜两腿的中间。吴征巨大的阳具嵌入在杨澜的门户。 这样的情景真是淫靡啊!吴征忍住要进入杨澜体内的冲动,伸出一手去抚摸杨澜的阴核。 “喔喔天啊!喔啊…啊…太美了太舒服了”杨澜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,吴征的心脉跳动的异常激烈。 “喔不要停…用力…我快要泄了…” 杨澜真的泄了!吴征从巨大的男性象徵感到杨澜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。包围在阳具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着,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。士平挺了挺身,将阳具向外退出,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。 当杨澜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,意犹未尽的挺起她的美臀,示意吴征更深入。强烈期待的心情,让吴征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。 缓缓的深入,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她的子宫了。 正当吴征想点火触发时,杨澜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动了。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沈的吼叫,喔,天啊!杨澜的阴道是那幺的湿热温滑。 “干我!”杨澜叫了出来。 “让我知道…被一个…像你这样的男人插入…是一件…多幺…美…妙的享受……啊!” 然而,这样的鼓励对吴征却是多余的。在杨澜的话还没说出口之前,吴征就已经开始了最原始的冲动了。但这一声喊叫,却使得彼此更为兴奋,两人因此更是尽情的放纵自己。 啊!这真是一个最美妙的世界啊! 吴征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杨澜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,下下入肉。吴征完全发挥了巨大的阳具的长处,在杨澜又紧又湿的深穴里徘徊。 一直到杨澜再度高潮,射出她的阴精之后,吴征抽出了阳具,伸出舌头,仔细的舔吻着杨澜的阴唇。杨澜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,吴征一边舔□由那凌乱的裂缝里流出来地蜜汁,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,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舔乾净了杨澜的蜜穴。 之后吴征再度的进入杨澜,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。吴征不停的在杨澜的身上抽插着,细听由杨澜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。 终于,吴征的高潮来了。吴征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,更剧烈的进出。